欢迎访问安徽·夏阁网站!
皮肤设置:

夏阁司法所为11.26重大交通事故案件提供法律援助
发布时间:2016-11-10 11:15:18     来源:本站     阅读:87

20151126日凌晨4时,一辆重型半挂车由夏阁镇向巢湖方向行驶时,碰撞到一辆中巴车,造成客车乘客赵文金死亡、王廷胜等11人受伤。由于王廷胜等11人都是夏阁镇各村居卖菜的农民,家庭经济条件困难,一时难以筹集医药费。得知情况后,夏阁镇政府第一时间介入,和交警队、市一院进行协商,由夏阁镇政府担保,交警队垫付了先期医药费用。到20161月初,11名伤者全部出院,夏阁司法所所长王亚男第一时间介入,为伤者的定残、理赔等事务提供法律援助。

王所长介入“11.26”案件后,及时开展援助工作

一是调查取证。交警大队认定重型半挂车司机王洪涛对本起交通事故负全部责任。半挂车属于马鞍山市安达物流公司所有,在芜湖市人保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100万元的三责险,保险总额为112.2万元。中巴车则属于巢湖万通客运公司所有,万通公司投保了座位险。夏阁司法所先后到交警队和巢湖市行政服务中心调取了保险单和巢湖万通客运公司的相关信息。

二是为伤者定残,依法计算赔偿数额。

巢湖市夏阁司法所为王廷胜等11人提供了法律援助。王所长根据根据伤者伤情轻重,并征求伤者本人意愿,委托三康司法鉴定所为孙家年等5名伤者进行了定残。王所长将11名伤者的医药费发票、病历、收集齐全,依法计算赔偿金额,并详细解释法律依据,最终得到了所有伤者及家属的一致认可。

三是认真研究案情,确定诉讼策略。

死者赵文金的亲属直接向法院起诉,由于赵文金的两个儿子均为残疾人,既无劳动能力也无生活来源,仅死者赵文金一人的赔偿诉求就达到了75万元。而王廷胜等11名伤者中有5人分别被定为八到十级伤残,这5名伤残者和死者赵文金的赔偿诉求总共达到131万元,保险公司的保险金显然不够。而肇事司机王洪涛负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其本人赔偿能力显然有限。为了避免出现肇事司机没钱赔、保险公司不够赔、车主单位不愿赔的情况,夏阁司法所王亚男所长仔细拟定了代理方案,将5名伤残者和司机孙大保按照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起诉,将肇事司机、马鞍山市安达物流公司、保险公司列为被告,要求肇事司机、马鞍山市安达物流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保险公司在其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赔付责任。而刘长水等5名伤者则以旅客运输合同纠纷起诉中巴车所属的巢湖万通客运有限公司。

721日下午,5名伤残者和司机孙大保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一案在巢湖市法院柘皋法庭开审理。马鞍山市安达物流公司拒不到庭,肇事司机、保险公司均委托了代理人到庭。肇事司机的代理人认为肇事司机已承担刑事责任,不愿承担精神抚慰金。保险公司则认为部分原告已满60周岁,不愿承担误工费用,同时还对部分原告的伤残鉴定书中的定残等级和“三期”期限提出异议,认为定残等级过高、“三期”期限过长。对此王所长逐一予以反驳:一是本案是单独提起的交通事故纠纷,并非刑事附带诉讼。肇事司机不论是否承担刑事责任,只要原告因受伤遭受了严重精神损害,其精神损害赔偿的请求法院都应予以支持。二是在本案中,大部分被告年龄确实超过了60周岁,但事实证明5名原告一直以卖菜为主要生活来源,又因为受伤导致原告收入减少,被告应当支付误工费。三是被告对伤残鉴定书有异议,可以申请重新鉴定,但在不申请重新鉴定的情况下,伤残等级和三期期限应以鉴定书为准。

728日,刘长水等5名伤者和巢湖万通客运有限公司旅客运输合同纠纷起诉一案在巢湖市法院柘皋法庭开庭审理。万通公司代理人提出司机孙大保是中巴车的实际车主,并出示了一份孙大保与万通公司签订的《车辆挂户合同》。王所长在查看合同予以反驳:在交警队出具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中已注明中巴车的车主是万通公司,车管所的登记信息也显示中巴车的车主是万通公司。《车辆挂户合同》属于孙大保和万通公司签订的内部合同,不具有外部效力。根据法律规定,从原告上车时起即和万通公司形成客运合同关系,万通公司负有将原告安全送达至目的地的法定义务。但在运输过程中,被告的中型客车与他人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原告受伤,被告作为运输合同的承运人,应承担在履行合同中造成旅客人身损害的全部经济损失。至于万通公司在赔偿原告损失后,是否能以《车辆挂户合同》要求孙大保赔偿,与本案无关。

由于法院需要详细核实医药费票据等赔偿数额,没有当庭判决,但原告的法庭辩论要点,法庭已基本接受。预计夏阁司法所通过提供法律援助,将为11名伤者挽回经济损失140万元以上。